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西山旅游
    《睡美人的传说》一则
    发布时间:2020-12-03 11:36
    信息来源: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政府

    在鸟会说话、鱼会唱歌的时候,滇池水只有点点,西山睡美人也还没有睡在那里。

    那时候滇池旁边有个小村子,村尾住着渔家郎阿舢。他家祖祖辈辈是打鱼人,家当总共是一条小船,两只破桨。

    这天早上,阿舢“吱哑吱哑”地探船出海打鱼。船到海心,望见水深有红闪闪、亮晶晶的东西,这边漂,那边荡,围着小船打转转。他想:“怪啦!是哪样东西呀?”就撒下网去。

    阿舢是远近有名的撒网好手,出手千朵花,收网一把抓,不管鱼群是分是聚,是停是走,他网下,总逃不脱。

    网,正正罩在那团东西上他拉上来一看,原来是条小红鱼。这条小红鱼生得挺俏,鳞甲到晚像碎金,眼睛红红像玛瑙,好瞧极了。

    阿舢把小红鱼捧在手里,瞧了又瞧,实在不忍心卖,就对小红红鱼说:“小红鱼,小红鱼,赶紧游游远些,游深些,莫被别人再捞着!”

    小红鱼好像会听话,在阿舢手里“蹦蹦”地跳几跳,把红眼睛眨几眨,跳进方里去了。

    小红鱼刚落水水里就闪出一道彩虹,一层一层地漾出金光,金光散开,小红鱼也不见了。

    这天,阿舢虽然一尾鱼也没打着,心里却喜乐乐的,一路上唱着渔歌,探着船回家去了。

    第二天,他又探船下海,刚到海心,就见水底一片黑莽莽的。他知道遇着厚鱼群了,便急忙下网这一网,天晓得捞着几千几百斤,坠得网索紧绷绷的,提也提不起,拉也拉不动。他正在使劲,猛听见远处飘来一个声音:“救——命!”救阿舢抬头一瞧,几丈远的水面上,有件红衣裳在一漂一落,一落一漂,原来有个姑娘落水了。阿舢心想,先把网拉上来再去救人吧!便使力一提网,船都差点踩翻,就是提不起。哎呀,急死人!丢网又舍不得,不去又活鲜鲜地望着姑娘被淹死!他揩揩汗,说声“算啦!”手一松,那条网“嗤溜”就被鱼拖进海底去了。他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三下两下游到姑娘身边,扶起她的腰,一口气游回船上。

    姑娘喝了几口水,昏昏地闭着眼睛躺在船头没有醒。阿舢见她系着一条红菱裙,穿着一件绫袄,头发青幽幽,脸儿银粉粉,不由得心口蹦蹦跳,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一会儿姑娘醒过来,害羞羞地望着阿舢。

    阿舢问她家住哪里?姑娘不回答,只用手指指岸边。阿舢把船摇得像条梭子鱼,眨眼就把姑娘送到岸边。他眼巴巴地望着姑娘走了。姑娘走两步,回头望一眼,走两步,回头望一眼,一直走进老柳树林里去了。第三天一早,阿舢刚要探船出海,听见:柳树林里传出一个唱调子的声音。这声音脆生生、甜滋滋的,一句一句唱进他的心里来了:

    哦依——

    海心起潮浪不平,

    天边起风云不停。

    海心有雨(意)浪才走罗,

    天边风起格是晴(情)?

    阿舢一看,老柳树背后飘起一角红菱裙。他喜欢得赶紧捂住心口,清清喉咙答过去:

    “哦依——

    天上有龙才有雨

    海心起浪只为雨(意)罗,

    天边行风总是晴(情)!”

    歌声才落,便见老柳树后头走出那个姑娘。她像一朵红彩云飘到海边,向阿舢深深地道谢。

    姑娘说:“阿哥莫见怪,我是滇池龙王家三公主,叫小红鱼姑娘,早就听说你人品好心地善,想和你相识,只可惜没有缘。前天变尾小红鱼和你闹着玩,昨天又跳在水里试试你,想不到你的心真有这般好。阿哥要是不嫌弃,我愿··…我愿和你结亲罗!”

    阿舢见小红鱼姑娘羞答答的,早就高兴得跳了三跳。他刚想说“好好好”,但是摸摸头,又想起一件事,就说:“哎呀,我田无一丘,地无一垅,阿爷阿爹传给我的只有一间七通八亮的烂草房,一条七开八裂的漏底船,你是龙王家的千金女:吃惯了山珍海味,住惯了金宫银殿,我哪里养得起?”

    小红鱼姑娘赶忙说:“我有手,织得网,我有脚,挑得柴,只要和你在一起,烂草房我爱住,漏底船我不嫌!”

    阿舢笑得合不拢嘴,便和小红鱼姑娘喜喜欢欢地回家去。到了家,他又是打酒,又是割肉,请来三村四邻,当天就和小红鱼姑娘成了婚。

    滇池潮水起潮水落,老柳树黄叶落了绿叶生,阿舢和小红鱼姑娘美满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

    有一天,天晴水暖,阿舢去滇池里打鱼,打着打着突然见朵黑云像象只大巴掌,把太阳遮住了,海心涨起小山一样高的浪头,把他的小船颠过来簸过去,眼看就要翻了。他急忙调过船头,迎着风顶着浪走。但是尽管他本事大,漏底船漏进来的水越来越多,眼看就要沉了。

    小红鱼姑娘这时正在家里织网晒鱼,见天突然变黑赶忙走到海边,一瞧,原来是龟蟹二将领着一窝鱼兵虾卒在攻打阿舢!她急忙咳声嗽,从喉咙里吐出颗亮闪闪的红光珠,往天上一丢,只见一道采彩虹“唰”地破开黑云,歇住狂风。乌龟螃蟹吓得不要命地逃回龙宫去了。

    不料,到了晚上,一道白云又罩罩住了月亮。小红鱼姑娘见了,皱起眉头说:“糟糕,我阿哥来了!”

    正说着,门“吱呀”一声被风吹开了。外面走进一个穿白衣裳的青年,指着小红鱼女姑娘说:“阿爹有令,叫你赶紧跟我回去,不准耽搁!”

    小红鱼姑娘一听就“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说:“求求哥哥回去告诉阿爹一声,说我和阿灿哥相亲相爱,一天也离不开,准我留在人间吧!”

    青年人瞪起眼睛,骂道:“憨丫头!你是龙子龙孙,为什么偏生要恋穷打鱼的?爹已经把你许配给玉皇大帝三太子,成佛成仙是明白事,你还迷冲冲地留恋人间干什么!少罗嗦,快跟我走!”

    说着,拖着小红鱼姑娘就走。阿舢气不忿,上前说:“天有天理地有地理,她是我的妻,你拖她干什么?”

    青年人“”地叫一声,张嘴吐出一股毒气,等小红鱼姑娘来拦,阿舢已经被喷倒了。

    小红鱼姑娘见阿舢脸色枯黄,嘴角流血,心如刀割,猛叫一声:“阿舢哥呀!”便趴在他身上痛哭起来。

    他青年人又来拉她,她火冒了,“卟”地吐出红光珠,朝她哥砸去,青年人“啊呀”一声,被砸倒在地。

    青年人连叫:“好!好!好!”爬起身,口一张,排山倒海地吐出一片洪水。小红鱼姑娘忙紧紧抱住阿舢,水再深再涌也沾不着他们。她哥哥没法,只好走了。

    洪水虽然淹不着小红鱼姑娘和阿舢,但四乡八村的房屋、田地、船只都被冲得七零八落,乡亲们死的死,伤的伤,到处一片片凄惨景象!

    阿舢见这惨状,伤心得哭了。小红鱼姑娘劝他:“莫伤心,你拿着红光珠四处走一趟,水就会退了。死的、伤的父老兄弟,用红光珠碰碰,就会活过来,伤也会好的。

    阿舢拿着红光珠,见水退水,见人活人,被他救活的乡亲有千千万,被他退下去的洪水有十丈深。有一天,他正在昆明街上救人,恰恰遇着县官黑胖子。黑胖子一见红光珠,眼睛就直瞄瞄地不会动了。他问阿舢:“你的宝珠卖给我吧,我给你一百两银子!”

    阿舢说:“不卖。”

    黑胖子咂咂嘴:“再加十两。”

    阿舢好笑了,又说:“不卖,一千两也不卖,我还要救人呢!”

    黑胖子见阿舢不卖,打个鬼主意,问阿舢:“你是干什么的?"

    阿舢说:“打鱼的。”

    黑胖子“嘿嘿”地笑一声,又说:“怪呀,打鱼的个个都穷嗖嗖的。你怎么会有宝珠?嗨……不对不对,对,这颗宝珠八成是偷来的!这种宝珠皇帝家才会有,你肯定是偷皇帝家的!来人,把他逮起来!”

    那些差役不说三不说四,就扑了过来,一把抢走红光珠,把阿舢五花大绑捆起来带进了衙门。

    黑胖子拿着红光珠,翻过去瞧瞧,翻过来瞧瞧,清口水淌下三尺长!瞧着瞧着他猛地想起来,万—将来阿舢把这件事传出去,事情不是坏了吗?他那颗黑心“嘭”地跳了一下,又马上生出个主意。到了半夜三更,他派人把阿舢悄悄地杀死,砍成八大块,趁天黑丢进滇池里去了!

    再说阿舢去了以后,小红鱼姑娘日日夜夜巴望着他回来。起先,她见大水一天天退下去,回来的乡亲一天比一天多起来,心里好过后来,她见水突然不退了,知道阿舢出事了,就四处打听阿舢的消息,可是问遍了所有的人,谁也不知道。

    七七四十九天到了,小红鱼姑娘早早地到大路上去望。左望,右望,从天亮望到天黑,就是不见阿舢哥回来!

    七七四十九天过去了,小红鱼姑娘急忙到小路上去等。左等,右等,从天黑等到天亮,还是不见阿舢哥回来!

    山上望过了,田头望过了,林里等过了,路边等过了,阿灿哥还是没有一点踪影!

    小红鱼姑娘最后到海边去等,去望。突然水里有一样东西朝她漂过来。她捞起来—看:天,是阿舢哥的头啊!阿舢哥被杀死了!小红鱼姑娘哭啊,哭了几千声;喊啊,喊了几万声。但是,哭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她的眼泪淌下来,流成溪,汇成河,一起淌进滇池里,滇池装不下,漫出来,原先几十里宽的水,一下变成五百里宽了!海水一涨,原先从螳螂江流进来的水,倒流出去了!

    小红鱼姑娘呆呆地站在滇池边,听见海浪“哗――啦!哗一啦!”地响,好像阿就“咚”地跳进滇池里去了!她死后就变成一座高高的山,躺在滇池边上,脸还朝着天,头发还长长地披着嘴巴微微地张着像在不歇气地叫着:“阿舢哥!阿舢哥!阿舢哥~”

    阿舢呢,后来就变成滇池里的浪。他知道小红鱼姑娘在叫他,就用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一遍又一遍地回答“哗——啦啦!我在这里啦!”

    我在这里这对情人生前不能在一起,死后永远在一处了!

    后来人们就把小红鱼姑娘变的山叫做“睡美人”,就是现在的西山,睡美人的故事也跟着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了。

      民间口述文学《睡美人的传说》于2005年先后由西山区人民政府、昆明市人民政府公布为西山区第一批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项目和昆明市第一批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名录项目。